薛道青

吐不出长篇的懒鬼,文艺风真不招人喜欢。别催,坑多,虚的虚的

【周喻】《安眠者的一段漫长的夜游》

#失眠者篇的解谜篇?
#画家喻视角
#就先挂着开个头,不知道会不会写

        塞纳灰色的天空就在头顶,街心花园的空气里满是清爽的啤酒香和小孩子手里的泡泡水味。

        坐在半旧的双人椅上,看园里的一棵百年冬青。向来喜欢这木本植物胜于草本,只觉得他坚硬的木质内心里能生出不同于那些柔弱草茎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 这样凉爽的午后和一棵沉默的冬青。
 
        不管是梦里还是其他什么。我也该想起

        我是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 荒原上又怎么会有一棵百年冬青呢。
码TBC

【周喻】《失眠者的一段漫长的夜游》

*周喻
*双画家设定
*死亡预警
*自暴自弃不招人喜欢的文艺风
*前排求熟人

       投信员到的时候正打算睡觉,是外地画展的邀请函寄到了公寓。

       安眠药吃完了,攥着药瓶下楼。房东的门虚掩着,应该是打算外出。

       路过街角的cafe,已经关店休息了。廊檐的灯还开着,橙色的灯光看起来很暖和,照亮门阶前坐着的人影。

        在人群四散的午夜,遇见一个钴蓝色的陌生人。

        经过的时候,有放开大人手的小孩跑过去看画。他的颜色加上了一点熟褐,有点低沉。我不知道他画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 药店离得不远,回来的时候再次经过,小孩已经被大人牵走了。他变成了浅蟹灰,看起来很舒服。

       放轻了脚步绕了另一边的台阶到他身后看画。对面姜黄色灯光不时跳闪的二手书店,被一支随处买的中性笔勾起来,松散惬意,有条不紊。有点冷。灯光说,这是错觉。陌生人转头看我,浅蟹灰里漾出一笔拿坡里黄,又被浅蟹灰温吞地盖下。他笑了一下,又低头勾起二手书店背后的街心摩天轮,机械臂的彩色小灯有气无力。

        我很开心。

        看了一会儿,想起来早就应该睡了,于是吞下一片鸦青色的药片,坐在他旁边。靠着的木头廊柱有点冷。

        他走的时候干干净净,摩天轮的灯在黑暗里失去光亮。

        醒了,天空是塞纳灰的,空气有点凉,清醒的味道。身上裹了一条波西米亚风的毛毯,颜色沉默又跳脱,一场荒野中的狂欢。

       踩着浅豆绿的路砖离开了,把还有余温的羊毛毯留在cafe的窗台上。

       有点可怜。

       回去把它放在盆栽边上,头也不回地离开。

       过了几天,药瓶又空了,不知道是吃完了还是错拿了以前的空瓶。下楼的时候碰见cafe的店主,一个年轻的男人。一个好心的男人。

       cafe的廊灯换了一盏,有点暗。今天他没在画画,橙色的灯光打在他的侧脸上,他转身拿出颜料盒。路过的时候,他叫住我,请我做模特。我好像很开心,搬了餐厅给客人休息的椅子坐下来,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   毛毯还在那里 ,药瓶被扔进垃圾桶。

       他的心情不错,是一种灰灰的晴朗蓝。

       之后不知道多久的一段时间里,他几次抬头看我,深色的眼睛从我脸上拂过,有点痒。他看地很专注,一瞬间觉得自己活在他的眼睛里。像一个医生,一笔一画,几个眼神之下,将我肢解地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    无可救药。

        他的头发很干净,柔软地垂在肩上,在暖色的灯光下留下一圈温暖的光晕。眉峰舒展而放松,牙齿小幅度地咬着嘴唇上干裂的破皮,耳廓圆润,脸的边际线消失在灯光里。

       本应清晰柔和的脸,一经拼凑就变地遥远而模糊。

      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又走了,醒的时候,不厚的波西米亚风毛毯还是松松散散地搭在身上。

       又去看了他几次,在茄灰色的夜里,和着橙色的灯光,又在雪青色的清晨醒来。

       最终也记不起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 加利福尼亚州的森林在眼前生长开来,穿过身体,张扬地探进大脑。

       一个不带恶意的提示。

       两天以后,我断药了。断药前去参加了邻镇的画展,和房东一起。

      听说那原本是打算开在这个镇子上的,就在cafe边上;听说他只画过一幅人物肖像;听说他有个神秘情人,听说那幅画的名字叫做《失眠者的一段漫长的夜游》。

       ......

        我听过那幅画,有人对我说,这是线描插画家喻文州一生中唯一带上色彩的画,充满理智的用笔里,第一次用上了极具表现力的大色块。

        你是我生命中最大的冒险。有人一字一句的在耳边说。

       ......

        听说他有过自救的机会,听说他永远沉睡在了回家的路上。

        听说地太多,停药之后我才想起,他已经离开很久了,在某个午后完成一幅人物肖像之后。在开着太阳的浅灰蓝色的雨里,踩着那一方浅豆绿的路砖,慢慢消失了。

        开cafee的是一个朋友,房东也是他,毯子一直为我留在窗台,安眠药被他不断倒空,一个好心人。

       摩天轮前几年就已经废弃,二手书店扩大了店面,街心的喷泉是浅蟹灰的,那幅《夜游》此刻就在我的床前。

       我没病,我只是无药可医。

       告诉自己你还在茄灰色的夜里,在橙色的灯光下波澜不惊。

       是谁将我永久地留在黑夜里,是谁把门前的灯光熄灭,是谁让我带着理智迷失在梦境里。

       有人在重重的黑夜里叫住我,他说了什么?

        空了的药瓶滚到积了灰尘的床底,不再有人捡起。

       他说,小周,你过来,给你画张画。

       .......

      “好”

______________
疯子的结局

       房东和店主都是我,小镇废弃了很久,画展是多年前的事情了

       我只是假装你还在

       荒原上一个人的狂欢
______________
①房东和cafe的店主都是同一个人,江波涛。给周泽楷留了毯子,廊灯,倒了药,晚上跟他出门,帮忙盖毯子。
②周喻第一次见面是在夜里,之后都是在白天,当天的确是买药
③喻文州得病,还能活几年,治病去,有几率死亡,然后当然是die了
④以上所有的相遇都是幻觉,周泽楷留在了夜晚的回忆里

应该没了,原计划三人视角都写,但是人懒,over